阿G

这里阿G
一只文炸
偶尔摸摸鱼
来了就扩列一下吧(2442661359
不要脸的求一波粉(打飞

#律医#迷途

#一只混迹老福特少年的老油条写手重新码字
#小学生文笔
#ooc
#一个架空
#私设一个雀盲症👌
#假车
#是糖!!!!!

  经过大雨冲刷的五六点钟的空气总是特别干净。
  穿过鼻腔直达肺泡 ,又慢慢挤出。
  艾米丽欠身从床上坐起,动作都是懒洋洋的。毫无提防。
  夏天的天总是亮的特别早。
  夏天的美人也总是风情万种。
  就像她一样。

 
  上头派来这个小镇的律师,在昨日来到这个城。而她只是在这个小镇开着一个诊所勉强度日的姑娘而已。
  从技术上来说,她算是一个医生。

  昨日大雨。
  初来乍到的莱利并不熟悉这块的一切东西。包括路径和天气。
 
  下午三点许,天色便暗淡了。
  大风一阵雨水就倾盆而下。艾米丽支着胳膊从打开的窗户眺望,水声中间夹稀疏的金属碰撞声音。
 
  声音越近也能听到鞋底敲击泥地发出的声响,哦。迷途的旅人罢。

  “那个”艾米丽打开诊所的门,冲着雨声大喊。“需不需要避一下雨,先生。”

  雨帘那头的纤细身影逐渐清晰,水珠源源不断的在面部棱角处汇聚成小溪状慢慢流下,衬的本就清瘦的面庞有了一丝病态。

  来人沉吟了一会才开口。
  “那就麻烦了。”
  “没事的啦。”艾米丽笑的很好看,似穿过云层的阳光落在了莱利带有创伤的心灵。
  她接过他的皮箱,放到接诊室的长椅上。
  “哎小心……”
  “什么先生?”
  “……没。”

  艾米丽觉察到来客似乎有些看不清室内物体。
  即使是在光线还算明亮的三点,他却有些试探的。
  “先生……冒昧一下……”
  在整理行李的他抬头望向她这边。
  这是她第一次正视他碧绿色的眸子。
  没有光彩,不会流动。
 
  “您是……雀盲症吧。”
  莱利停下了手中擦拭的动作。
  停顿了好长一会,又继续没有完成的动作。
  “……是。”
  他修长好看的手指因为用力而尖端通红,就像是被揭穿了恶作剧的孩子。
  “这都被您看出了啊。医生小姐。”
  自嘲样的笑容在他病态般虚弱的面庞上显得很是骇白。

  “我住在诊所。委屈您了。”
  天色暗了,他的眸子完全失去流光了。
  “给您添麻烦了。”他礼节性的欠身。
  “没有啦。”

 
    这夜艾米丽究竟起夜多少次,自己也不清楚。
  每次都是从地铺跪着行走到床边,她担心他不习惯新的环境。
  他熟睡了,呼吸很均匀。
  没有眼镜遮挡的面部多出一丝棱角分明的意思,发丝散落在两颊,仍然是白皙的带些纨绔。

  艾米丽欲仔细端详他的面孔,便半伏在床沿。
  纤细有力的小臂揽住了她的脖子,她迫不得贴在这个瘦弱的胸膛上。
  “玛莎……”
  他呢喃。
  “什么?”她推开他。
  艾米丽没有听清,只是看到喉结涌动了一下。
  “您说什么。”艾米丽轻轻问。
  他伸手拉住了她的衣角。
  别走。她听清了这句话和所携带着的哭腔。
  本就偏瘦的躯体蜷缩着,即使一米八许的身高也不能弥补他看起来的矮小。
 
  不走。
  艾米丽轻轻环抱着他,是光天使在安抚因为迷途而抽噎的孩子。

  “先生要走了吗?”
  “不会走远。我会留在这个镇。”
  垂下眼睑,两人都没有再次开口。

  “我的名片。随时愿意提供律师服务。您忠实的事业伴侣。”
  他微屈膝,拾起艾米丽轻垂的手蝴蝶般的触碰了一下自己的唇。
  “得罪。”

  弗雷迪·莱利。
  简陋的名片上印着的。

#食之契约#木偶(鸡尾酒X你 甜虐相交 )

#emmmm终于回来了,有ooc
#情人节赶个稿,顺便提前给拜个年www
#很无耻的求一下互粉qwq
#沉迷坂本、无法自拔
#那个可能会长时间死亡和诈尸……那各位太太关注一下我会反观注的!qwqqqqqqq


上文biang

木偶


他应该有不堪回首的过去吧……你悄悄将后厨门帘拨开一道小缝隙。昏黄的灯光洒在他的白发上,晕出一圈淡淡的金色光晕。
“啊。御侍!”他回首间看到了你,扑上来紧紧攥紧帘布,身后一阵物品摔到地上的声音。
你撇嘴。
有什么嘛,不让看就不让看。
我看你……明天除夕了,能搞出什么鬼头。

“喂喂喂”第二天早饭,你用筷子一端轻轻敲击桌面,“你到底晚上占着后厨在干什么?”
“B-52鸡尾酒。收到。”他机械的复述早就设定好的语言,“要给御侍大人……”
“嘛嘛。随你啦。”你挥手打断他的话语,放下碗筷去准备一天的开张。
快过年了,也没多少人了……都在家里准备过年……
你在想今夜开张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。

鸡尾酒眺着你的背影,秀气但带有零星零件的脸庞蓄着笑意。
他垂下头,白衬衫的袖子撸上三分,露出骨骼分明的白皙手腕,熟练的将碗筷放进洗碗槽。正是晚冬,水也是凉的刺骨。
但他没感觉到,探进的指尖不带有丝毫犹豫。

鸡尾酒的脚步很轻,似没有重量,他附在你耳边,呼出的气体没有丝毫温度:“B-52鸡尾酒。新年快乐,御侍。请随我来。”
你当然不想在半夜爬起来,又想起近几天他的冷淡态度,翻个身,打算继续睡罢。
“御侍。”鸡尾酒黑色的瞳内流出不解。
你张了张唇,但终究没有出声。
这样啊。他暗叹。又继悄悄的,离开你的房间。


你在一阵嘈杂声中醒来,看屋内光线,大概在十一时许。
“你在搞什么……鸡尾酒……”
待你还未反应,窗帘已被他修长的手指拉开。
外面……正在放烟花呢……

“御侍”鸡尾酒突然开口道,“B-52鸡尾酒,于御侍。”
是一只提线木偶,像极了他的样子。
你台眼看向他,他被窗外的光色包围,整个人似处云雾间。
“这个是……”
“B-52鸡尾酒,于御侍。”
你双手环住了他的脖颈,凉凉的,还有机器衔接的纹路。
但你不管,这就是最暖的了。
你埋在他凸起的锁骨上,语句含糊不清:“谢谢……谢谢你……B-52……”
鸡尾酒垂下的白色发丝轻轻扫在他的眉目间,轻轻用力,将两具躯体隔开一丝缝隙。
你能清晰的听到齿轮转动的声音。

B-52,只是普通的鸡尾酒罢了。

窗外,月光映照的烟花灿烂依旧,照进屋内,朦胧的光看不清他的面庞。

噗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官方放毒

Jose:

食之契约这次的整改有毒啊,要不要来玩大家来找茬呀?
不想放弃天妇罗的胸肌所以给他加了一个运动文胸吗?嚯嚯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穿着最暴露的某位ur反倒还逃过一劫
∠( ᐛ 」∠)_  

#食之契约#皇家特工(一)

#萌新继续拜各位太太(捂脸)
#依旧小学生文笔(捂脸X2)
#有ooc,有私设(捂脸X3)
#还有,能互粉下嘛(捂脸X4)
#cp巧咖/红牛/京麻/各种邪教cp(捂脸X5)
#共三回怕长了自己写不了(滑稽)


正文


1、
“总部!呼叫总部!”
“收到。讲。”
“咖啡……咖啡前辈他……唔……”
信号中断。
男人蹙眉,牙齿紧咬黝黑的唇。
可不能……再失去了。


这是月末最后一项潜入堕神工程的任务。
“红茶,布朗尼,还有……”在道出他的名字之前微微沉吟了。犹豫了。“咖啡。”
他不想让他冒这个险。即使他是他的上司。


牛奶缓缓踱到红茶身边,雪白的眸子满是担忧。
红茶似能看透牛奶的心思,未待她开口,手心的温度传递到牛奶的脸上:“我没事。等我回来。”
牛奶垂下头,浅浅笑。她知道,红茶是不可能不回来的。同时她坚信着。


咖啡接到任务时,前额还沾着几丝打湿的黄发。
他戴上墨镜,披上大衣匆匆去寻红茶。
“这个……月末了还要出去吗?”
红茶歪歪头,带新人嘛。
布朗尼?
对。她想了想。
会不会太危险了。咖啡湖水般湛蓝的眸子荡过一丝涟漪,不过所幸隔着镜片红茶并没有察觉到。

苦涩(食之契约 咖啡X你)

1.萌新拜lof,多指教
2.咖啡性格试水
3.原在贴吧混的,多指教
4.小学生文笔,摸鱼会炸
5.点cp可以写的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是你吗……魔鬼赐予人们的饮料……
你愿意与我签订契约吗……御侍大人……



他回来了。
黄白黑相间发色,在柔和的灯光下像是一块开光的好玉。
“御侍。”他开口轻唤,一边解下天蓝的围脖。
“唔”你应,“去哪里了……”
“我……吗……”
“干什么去了?”
“你知道几年前的那场大火吗。御侍大人。”他磁性的嗓音总是能不经意间岔开话题。
“……当然。我也是在那之后和你签订的契约的。”
“我的上任御侍......同时也是牛奶的。死在了那场大火。”
咖啡说着,只手拔开桌上红酒的软木塞,猛灌几口。



他垂了垂长长的睫毛,沉吟片刻:“我也是在那时遇见了提拉米苏。”
“为什么突然说这个。”你放下手中把玩的餐刀,望着他湖水般的蓝眼睛。
“不,没事”他突然扬起了嘴角,双颊微微有些泛红,“御侍大人,这是来自撒旦的礼物哦。”
你在没有反应间,他温热的鼻息已经和你的唇边触碰。
“咖……咖啡……我……”
“御侍大人,其实……渴望很久了吧。”他的眸子里荡起一圈涟漪。好看的。
“我……才没有!”你睁大眼睛,想在气势上压过他去。
他轻笑,抬手摁下灯的开关。



“对不起,御侍大人。”
月光透进玻璃,你清晰地看到他领口处解开的扣子和微微起伏的胸膛。




oct